他们是《查理周刊》的漫画家,他们又萌又正

法国著名讽刺画报《查理周刊》编辑部1月7日遭遇恐怖袭击,3名枪手趁编辑部开会时闯入,当场击毙12人。幸存者说,枪手要求所有人自报家门,专挑最著名的漫画家下手。

Charb

《查理周刊》编辑部主任、漫画家 Stephane Charbonnier ,笔名Charb。2012年成为这家著名讽刺画报的掌门人。

charb

2011年,周刊故意把名字改成音似的《Charia周刊》,比喻伊斯兰教法,还把先知穆罕默德请来当主编。结果,2天后他们遭遇燃烧弹袭击。Charb 在一片狼藉中说,那些袭击者「是一群不懂伊斯兰教的傻瓜」。

charb2
Charb 一直坚持,所有周刊员工必须是无神论者,并定下方向:只要人们还不能自由的谈论伊斯兰教,那周刊就继续讽刺这种现象。2013年,他被基地组织列入头号通缉名单,还收过死亡威胁。他是这样回应的:

charb3

「我不怕什么仇杀。我没有孩子,没有妻子,没有车,没有贷款。我这么说有点过了,但我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charb4

为了保护他,政府派两名警察给他当护卫,都在袭击案中殉职。

charb5
这是 Charb 生前发表的最后一篇作品,发表于袭击当天清晨出版的周刊第7页:标题是「法国还没有恐怖袭击」。一名极端分子说,「1月底前都可以发新年祝福」。人世吊诡,一语成谶。

Cabu

法国人热爱的萌大叔 Jean Cabut, 笔名Cabu,下周就要庆祝77岁生日了。第一篇作品发布于1954年。曾为讽刺杂志《Hara Kiri》工作,1970年戴高乐逝世后该杂志被停刊,《查理周刊》继承其衣钵,直到现在。萌大叔的口头禅是,「我看起来不像激进分子吧」。

cabu1

他是法国「漫画报道体」的先驱者,也是时评漫画界的典范人物。上图是 Cabu 所创作的漫画系列 Mon Boeuf ,讽刺没文化、没素质的法国小市民,从70年代起广为流传。

cabu2

2006年,Cabu 画了头版「先知穆罕默德被原教旨主义者淹没」,结果周刊遭到伊斯兰激进组织起诉。

cabu3

萌大叔为周刊贡献了无数封面和内文插图。虽然没接过死亡威胁,但极端主义者依然很讨厌他。

cabu4

这是Cabu的自画像。他正在画整个巴黎。

cabu5

Georges Wolinski

80岁的老漫画家,生于突尼斯,专注于性题材和政治讽刺创作。他和 Cabu 一样曾为《Hara Kiri》工作,也是周刊的创刊元老之一。他长期为《巴黎竞赛画报》等法国主流媒体创作,在报刊界享誉无数,法国国家图书馆在2012年还为他专门举办过终身回顾展。

Georges-Wolinski1

他自称是个浪漫主义者,人生最大爱好是美女和美食,当然还有老婆。他很喜欢开没品玩笑,比如对老婆说「把我烧死吧,然后把骨灰撒在马桶里,这样我就可以天天看你的屁股了」。

Georges-Wolinski2

《查理周刊》的画家真的都很萌。图为两大元老在办公室里假装打架。周三当天,他们就在这里开选题会,然后遇害。

Georges-Wolinski3

这是 Wolinski 的遗作,拿法国总统奥朗德开玩笑:他一边说着废话,一边摸着美女的屁股,然后骑上他的小2015,直往悬崖上开,直说「我哪知道」。世事吊诡,现在,奥朗德可能要出席他的葬礼了。

Georges-Wolinski4

Tignous

Bernard Verlhac,Tignous 是他的笔名。他从1980年开始画讽刺漫画,是画家沙龙「为了和平而画」的一员。他曾说,「好的漫画让你发笑,更好的漫画让你笑且思考,最好的漫画让你笑和思考并感到羞愧,因为这么严肃的问题你竟然笑得出来」

Tignous1

他是5位遇害画家中最年轻的。当然,也很帅。他曾在漫画里开过玩笑:「你想成为法国人?想清楚,法国人是基地组织最喜欢的目标」

Tignous2

这是 Tignous 画的法国前总统萨科齐。他出版过漫画合集《萨科齐的那五年》,这是封面的原型,上面的萨科齐脏兮兮、浑身飞舞着苍蝇,注解则是「有害身心健康」

Tignous3

Honoré

Honoré 不是《查理周刊》的成员,当天他受邀出席周刊选题会,不幸遭受波及。他和Wolinski、Cabu等人一样,都是法国媒体界响当当的漫画作者。

Honore1

这是他的作品,在周三的袭击案清晨刚刚发表。恐怖组织的发言人说,「听我讲话,你才会有健康」

Honore2
我们都是查理。

Charlie-Hebdo

 

本文首发于「考拉Fun店」(微信号:kaolafundian)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