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战友

史蒂夫·马奎斯隐居在华盛顿郊外的一栋小木屋里,没有电视、没有手机信号。十五年来,他和分布在全世界的其他几十个程序员,秘密地打造着保护人类隐私的伟大工程。但他们几乎从未见过彼此,每个人都像是邮件里的幽灵。直到有一天,一个中国公司突然汇来了一笔“巨款”。

为什么出租车司机和商务专车司机长着两张截然不同的脸?

相信我,如果你生活在北京、上海和深圳这样的大城市,每天要靠滴滴和快的打车或商务专车,或者易到和 Uber 召唤代步工具,更或者站在路边招手碰运气的话,你一定会觉得坐在不同的车里简直宛若身在不同的世界:那些出租车——无论是你用滴滴或快的叫来的还是路边招上的,车厢里的空气都一如既往地浑浊,车窗按钮、座椅套垫和放报刊的布袋破损稀松平常,冬夏两季通常都不主动打开空调,周边环境干净卫生已经是最大的造化了。而商务专车——它们通常比出租车的价格贵 15-20%——车厢里的空气一般来说都清新得多,有的还会喷点淡淡的香水,所有设施都完好无损,为乘客提供瓶装矿泉水,如果想手机充电还提供充电线和 USB 接口,大多数司机会问你想听什么音乐或是否选择安静不放音乐,冬天和夏天空调是必须的,而且随着外部温度的变化随时调整。

慢慢的,它们就没有了,就像从未存在过

几年前,我曾经嘲笑过某科技界大佬。当时他说:也许90后、95后会慢慢不知道谷歌是什么网站。

那一年,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谷歌,全世界最卓越的互联网公司,活在互联网的一代中国人,会不知道他们的网站?

越过长城,走向世界

1987年9月,CANET在北京计算机应用技术研究所内正式建成中国第一个国际互联网电子邮件节点,并于9月14日发出了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 

“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走向世界)”。

地球一小时(Earth Hour)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所提出的一项倡议,希望个人、社区、企业和政府在每年3月最后一个星期六(2014年3月29日)20:30-21:30熄灯一小时,来表明他们对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支持。今年地球一小时的主题是“蓝天自造”。各位朋友可以点击右面图片进入地球一小时官网。支持环保活动 :roll: